2024-05-29

從防疫政策看民主與獨裁的差異

文 / 陳唐山

國內疫情擴大後,有人把政府的防疫工作罵得一無是處,平心而論,政府的職責就是照顧好人民,如果有疏失,當然應該接受批評。但我還是要指出,這場世紀大病毒除了疫情輕重的差別,其實沒有國家能夠倖免;雖然如此,只要能採取正確的防疫方式,還是可以把傷害降到最低。

我國遵循歐美國家的科學方法來制定防疫政策,事實證明,這種路線是正確的;我們把中國的防疫政策拿來比較一下,就可以發現兩種途徑的差異。

我們先來看剛剛解封的中國。covid-19在解封前還是可怕的病毒,解封後卻突然變得比流感還不嚴重,一切好像都是共產黨說了算。不過,實際情況卻是一片混亂,就像疫情嚴重的北京,染疫死亡的人數大幅增加,很多人把親屬的遺體送到殯儀館,最少要等5到7天才能火化;而且,殯儀館外面等待火化的車隊排了好幾公里,還有很多人根本找不到願意收容遺體的殯儀館。

根據統計,全北京有12家殯儀館,總共90台焚化爐,每台30分鐘可以火化一具遺體,如果24小時連續運作,一天最少可以火化4千具遺體。這些數字不是憑空捏造出來的,那是因為中國政府不願公布正確的染疫和死亡人數,各國派駐中國的記者只好親自到殯儀館和醫院進行實地調查,終於推算出比較接近事實的資訊。我們從這裡就可以知道中國的疫情確實很嚴重,所以美國智庫「健康計量評估研究中心」(IHME)就指出,中國從嚴格的防疫措施中突然鬆綁,導致病例數大幅增加,2023年染疫死亡的人數將會超過100萬。

今天,我就大致比較一下兩岸的防疫做法,讓大家瞭解政策的差異。首先是開放前的準備,我們的準備很充足,政府和民間合作採購或接受外國捐贈的默德納、BNT、AZ這些保護力比較好的疫苗來給民眾接種,今年除了推動民眾施打加強針,更強化兒童和老人的接種。但中國的情況是開放前的準備嚴重不足,到現在都不願意開放歐美疫苗,老百姓只能接種效果比較差的中國疫苗。而且,中國推動民眾施打加強針的速度很慢,老年人的接種率更低。再來是放寬後的藥物嚴重短缺,老百姓連感冒藥和退燒藥都買不到,只好請海外親友幫忙寄回去,造成很多國家的藥品被買走,連台灣的止痛藥-普拿疼都被掃光。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開放後的情況。我們開放後,政府還是跟以前一樣,每天公布疫情資訊,而且妥善安排分流收治,輕症感染者可以遠距離視訊看診,避免醫療機構湧入大量病患。相對的,中國開放後繼續掩蓋疫情,因為不願意公布正確的染疫和死亡人數,造成大量黑數;再加上沒做好分流工作,導致輕症的民眾大量湧入醫療機構,直到深夜的零下低溫,醫院外面還是大排長龍。

中國政府的做法,讓全世界再度看到中共政權的荒謬性,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的中國政策首席顧問余茂春就表示,中共的清零政策跟大躍進、文革都是相同思維邏輯的產物,他們相信人類可以完全消滅老鼠和蟑螂,同樣可以消滅病毒。但是大躍進和文革把中國的經濟推向崩潰邊緣,現在的防疫政策更是對財政和經濟造成重創,不但很多外資撤出中國,受到衝擊的工廠不是停產,就是搬到其他國家,後果當然就是人民大量失業。

總的來說,我們採取西方國家的防疫模式,雖然疫情擴大,但不論是透明度、分流管理、醫療照護和藥品儲備,各方面都符合正確的防疫步驟,把疫情控制在科學管理的正常狀態。但是,中共雜亂無章的做法,不但給人民帶來痛苦,也造成全世界的困擾。所以,這不但是防疫政策的比較,也是民主與獨裁的最佳寫照。

這篇文章 從防疫政策看民主與獨裁的差異 最早出現於 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