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馬克導演談手機拍片:背後的想法才是關鍵

【記者 玉女 台中 報導】

最近一支商業廣告網路論壇引起眾多討論,這支廣告節奏流暢、運鏡華麗、質感一流,融合東方的典雅與西方廣告的動感,但是真正引起討論的並不是這支廣告的手法或是創意,而是這支商業廣告竟然全程使用手機拍攝,區區一支小手機拍出質感媲美上百萬器材的廣告短片,著實令人訝異,而這支廣告背後的操刀手就是前幾年以短片《替生》在國際獲獎無數的台灣導演洪馬克,他在2016年創辦福爾摩沙國際電影節後一直忙於影展工作,直到2020年才重新回鍋拍攝廣告,這幾年間到底手機拍片發展到什麼程度?為何會使用手機拍攝商業廣告?手機拍片是節省成本還是反而大費周章?據說洪馬克導演正在進行恆春《八寶公主》的故事電影化的工程,到時候有可能也使用手機拍攝嗎?

—– 為何會使用手機拍攝廣告?—–

洪馬克導演表示這個廣告案會成立一開始單純只是因為客戶預算不足,當時適逢華碩推出一支被全球遊戲玩家奉為神級手機的ROG Phone 5,洪馬克導演剛好有一個學生是華碩手機代理商,因緣際會取得試用機,於是就產生一個很特別的三方合作案,實際合作內容不太方便公開,但是其中一個部分就是這支廣告要用華碩的新手機進行拍攝,而廣告曝光之後也必須特別提到這支手機,客戶覺得這個點子不錯,於是一拍即合。客戶看完成品後感到很滿意,這支廣告在網路上後續的發酵也非常熱烈,在臉書的海內外華碩手機論壇也引起很多討論。

—–第一次使用手機拍攝的經驗如何?—–

洪馬克大概一年前因為課程需求而開始接觸手機拍片,去年夏天更因為跟台中大開劇團合作一個《男人幫網路影集》而全程使用手機拍攝,手機型號還是2018年上市的華碩ZenFone 5z以及蘋果iPhone 8 Plus,因此已經有過一次非常完整的製作經驗,不過完全使用手機進行商業廣告製作這還是頭一遭。

洪馬克認為不管是攝影機還是手機都只是工具,背後的眼睛與想法還是比較重要,「用手機拍片」聽起來好像是一件非常輕鬆的事情,但是其實作業流程跟用標準廣告規格的設備來拍攝差不多,一樣都要想腳本、設計分鏡、挑選適當的音樂、打燈、測試、做好美術設計、計算秒數、要做各種原本就要做的準備工作,平常一支百萬等級的廣告拍攝時間平均花了24到40個小時,這次用手機拍攝桂圓紅棗茶也同樣花了大概24個小時,所以其實過程是差不多的。

—–手機拍片跟用上百萬的設備拍片差異為何?—–

其實手機拍片有很多的限制,但是也有很多的好處。手機最大的缺點是沒有實體控按鍵,所有操作都必須透過觸控來完成,相對來說不夠直覺,另外在畫質上手機最大的限制是感光元件太小,因此景深太深,無法營造前景與背景模糊的美感;另外大部分手機的光學鏡頭焦段都太短,所以拍攝的畫面只有廣角可以呈現,在構圖與運鏡的部分就有了很多的限制,等於整個作品都只能使用廣角鏡頭來說故事,過去習慣的分鏡到了手機上有八成都必須打掉重練,邏輯會改變很多,因此要花很多時間去適應;還有一個很大的限制,就是大部分的手機在錄影的時候沒有Log檔或是RAW,因此在色彩的呈現上就產生了很大的不足,這個部分就必須透過比較重度的後期加工來補救。

雖然如此,但是洪馬克導演認為手機的優點仍然多於缺點,最大的優點就是手機非常輕便,如果使用高楨率拍攝慢動作的話幾乎不需要使用輔助器材,因此人員的編製可以非常精簡,他表示廖明毅導演曾經在文章裡面提到,他在拍攝《怪胎》的時候,有些場景除了演員之外整個劇組只有3個工作人員,就是因為手機拍片可以精簡很多人力,作業流程可以快速很多。

另外一方面,傳統設備要拍攝4K 120p甚至是8K的話設備就必須到一定的等級,或者直接選擇昂貴的Phantom高速攝影機來進行拍攝,這樣整個規模就變得非常龐大,如果預算較低的話就很難用這種方式執行,但是這次使用的華碩ROG Phone 5不但有FHD 240p、4K 120p,甚至還有8K可以拍攝,而且畫質比我想像中乾淨,很多鏡頭都是直接使用手持的方式進行拍攝,雖然不像Motion Control那麼精準,但是多拍幾次還是可以得到需要的畫面,讓洪馬克導演感到意外的是,我全程使用FHD 240p與4K 120p拍攝,雖然一直警告我手機已經過熱,卻完全沒有當機過,這一點就比很多數位單眼都來得好用。

使用ALEXA或是RED等攝影機拍攝的時候通常會加裝V-Lock電池、對焦器、監看螢幕等一堆配件,整組機器會變得很笨重,作業流程也較為緩慢,因此在預算較低的情況下會選擇使用SONY A7S3、Panasonic S1或是Blackmagic Pocket Cinema Camera等類數位單眼的相機拍攝以加速作業,通常這個時候會直接使用內建電池以減輕其重量,但是內建電池通常續航力不足,拍沒多久就必須抽換電池,這一來一往就浪費了很多時間,也干擾了拍攝的節奏,而現在手機的電池容量愈來愈大,華碩的ROG Phone 5就到達了驚人的6,000毫安培,據說當時拍攝桂圓紅棗茶的時候可以一口氣拍攝4、5個小時不需要換電池,如果有空檔的話就插著充電線即可,這樣可以省下很多時間成本。

另外手機雖然景深很深,但是相對來說它的近拍對焦距離都很短,所以可以很簡單拍攝到小物品的特寫,不像過去要拍攝特寫的時候必須換近拍鏡又加裝一大堆笨重的裝備,所以方便很多。

—–手機在拍攝之外的好處—–

其實手機拍攝還有一個一般人想不到的好處,就是可以直接在拍攝現場進入剪輯軟體檢查拍攝素材。

以往在拍攝現場如果想預覽拍攝效果,都要準備一組現場剪輯組,每拍完一個段落就要把素材從攝影機匯入電腦然後現場試剪,雖然比起事後剪輯還是可以省下很多時間,但是現場剪輯組的成本以及檔案匯入等流程還是比不上直接在手機裡面打開剪接APP匯入預覽來得方便,尤其是拍攝高速攝影機的鏡頭,如果要找到理想的拍攝點,光是回放就不知道要花幾倍的時間,但是因為手機同時是攝影機也是剪接平台,所以整個流程非常俐落,而且ASUS ROG Phone 5的手機記憶體高達18GB,比很多筆記型電腦都還要大,所以預覽4K素材完全不卡頓,這個是洪馬克導演在使用手機拍攝的時候意外發現的優點。

—–如何看待手機的影視產業的角色?未來拍片會全部轉移到手機上嗎?—–

洪馬克導演認為整個轉移到手機應該是不太可能,因為傳統攝影機在畫質上還是擁有很多優勢,如果預算夠的話還是會盡量選擇傳統的作業流程,而且就算使用手機拍攝,要做到精緻的後期還是得回到電腦上,因此正常的作業流程是不可能被取代的。

不過他對手機拍片這件事的態度其實慢慢在改變,洪馬克表示過去很排斥使用手機拍片,但是隨著手機的發展愈來愈進步,愈來愈多人選擇用手機進行創作,他也看到了非常多令人驚艷的作品,例如陳可辛導演的《三分鐘》就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戲劇短片,因此他開始接受「手機沒有好壞,只是另外一個創作的工具」,而且現在很多手機拍攝的影片因為製作條件愈來愈精良,一般觀眾也感受不出什麼差別,洪馬克預測應該再過不久手機的影像質感就會跟過去數位相機愈來愈接近,加上AI以及其結合攝影機與電腦的特性,一定會成為愈來愈好用的影像工具,只要掌握了其特殊的影像語言就可以塑造出跟以往不一樣風格的作品,去年廖明毅的《怪胎》就是一個很成功的例子。

洪馬克認為雖然手機在正規的電影或是戲劇上永遠也不可能取代傳統攝影機,但是的確可以幫助創作者開拓更多可能性,他最近手頭上有許多故事正在規劃中,除了他的短片《替生》的影集版之外,還有一部功夫片以及恆春的《八寶公主》的奇幻電影,他表示目前正在手機的影像語言上做大量的實驗,如果技術成熟,上述其中一個案子預計全程使用手機拍攝,希望可以有不錯的效果,令人拭目以待。

手機拍攝商業廣告:《桂圓紅棗薑茶》

手機拍攝網路影集:《男人幫網路影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