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樓蘭女》將以台灣為起點,赴全球巡演首次登陸台中

【記者廖宥婷/台中報導】

跨世紀經典劇作《樓蘭女》改編自希臘三大悲劇詩人之一──尤里庇狄斯最著名的劇本《米蒂亞》(Medea),講述樓蘭公主美蒂雅因遭心愛男子遺棄而展開一連串復仇行動,終至於殺死親生兒女的悲劇故事,對女性意識及情感描繪至深,撼動人心至極。1993年首演於國父紀念館,手法前衛、轟動一時,成為當代傳奇劇場詢問度最高的作品之一,更於1996年受邀至新加坡國際藝術節演出,2008年登上香港、上海的藝術殿堂,廣獲國際矚目。

2021年,新象.環境文創攜手當代傳奇劇場再現《樓蘭女》,林秀偉、魏海敏、吳興國、許博允、葉錦添原班人馬江湖重聚,國際名建築師羅興華率瀚亞設計團隊首度跨界操刀。2021年1月起全台巡演,《樓蘭女》也將首次赴臺中演出,1月8-10日 臺北國立國父紀念館、1月23-24日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2月27-28日 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經典再進化。

魏海敏破除京劇框架 吳興國談演員的挑戰

1986年當代傳奇劇場與魏海敏合作的《慾望城國》大獲成功後,吳興國與林秀偉便決心要為這位才華洋溢的旦角,打造一齣由女性擔綱的大戲。在作曲家也是臺灣藝術發展重要推手──許博允先生的強力推薦下,選擇了《米蒂亞》作為當代傳奇劇場第一齣「女戲」的基石。他們將時空場景從古希臘轉換至古西域,以東方力量再造希臘悲劇經典,科爾喀斯公主米蒂亞化身樓蘭公主美蒂雅、愛俄爾卡斯王子傑森成為大宛王子頡生,《樓蘭女》就此誕生。

起初,魏海敏無法認同美蒂雅這樣為愛痴狂的角色,遲遲沒有答應。直至1992年,經過《慾望城國》多年演出的歷練,以及跟隨京劇大師梅蘭芳嫡傳弟子梅葆玖老師學習後,魏海敏拓展了對演員來說最重要的「視野」,對女性角色及戲劇有了更多不同的體悟,才接下了這極具爭議性的角色。

1993年魏海敏赴北京演出,回台後便投入《樓蘭女》的密集排練之中,她表示:「您可以想像這個跨度是多麼大!在北京,這個京劇的發源地,我不斷地在吸收傳統的養分;但到了台灣,我們就可以做很多新鮮的玩意兒。台灣給我們很大的一種可能性,好像做什麼類型的戲都可以,即使剛開始《慾望城國》有很多人罵,但罵到後來他們也不罵了,開始覺得說……不錯噢?所以我覺得戲劇就是要融入社會、融入世界,這才是戲劇的本質。如果當年沒有做這些嘗試,我們今天不可能達到這樣一個階段。對於這些機會,我只有兩個字──『感恩』。」

而在排練過程中,有感於「美蒂雅那愛恨交織、令人窒息的原始感情表達,與講求唯美的京劇演出很不同」,魏海敏選擇將自己歸零,接受了許多現代戲劇與舞蹈的訓練方式,想像自己的身體是河流、是石頭、是動物、或是一棵樹,破除了她原本學習京劇的框架。從眼神、說話方式到舉手投足,魏海敏為美蒂雅量身打造表演語彙,完美呈現極致愛情演變為妒恨的可怕。她與飾演大宛王子頡生的吳興國有多場精采對手戲,兩位京劇國寶登峰對決,舞台張力驚人。

對於要飾演與本人性格差異極大的大宛王子頡生,吳興國也談到演員的挑戰:「這是我難得在舞台上可以殺開來、不太在乎別人的角色,能夠很驕傲或是誇張地看待我的表演。每一次我的出現,都是為美蒂雅增加她的厚度、她的怨恨,而我(頡生)需要表現得很得意、很不在乎。有時候當演員的辛苦之處在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但你的性向不一定適合故事裡的角色,而這就是演員的工作。演員是『帶著自己去演別人的』,這個自己怎麼拿掉?如果全拿掉了,你更裡面的那種東西──自信──就不見了,相對來說角色也會不見。所以非常非常需要各種訓練,從我們傳統戲曲演員出發來看,這是相當重要的現代功課。從前我演的角色都為了四維八德的忠義、信用、愛情服務,傳統世界裡的負面角色專門給了花臉、小花臉來演,但他們又被歸納到兩個大塊裡面──粗暴的男人跟小氣的男人。我覺得這稍稍太二分化了,人是很複雜、很複雜的,從我們創團去思考莎士比亞劇本,就發覺當個演員真的非常難。我也從一個原先不太尊敬話劇演員、比較自大的那種京劇演員,開始自覺要更謙虛一點、謙虛一點,外在的技巧是很需要下功夫去練,但那種東西可不可以化到角色裡去服務,我覺得那還是個人要去磨練,對傳統戲曲出身的演員是很大的考驗。」

林秀偉精心編導大戲 許博允戲劇音樂代表作

《樓蘭女》是林秀偉首齣導演作品,她更同時身負劇本改編、編舞之重任,創作能量相當豐沛。不同於當代傳奇劇場創團作《慾望城國》仍有著鮮明的京劇色彩,1993年首演版《樓蘭女》的導演陣容由習舞出身的林秀偉擔任總導演,率領現代戲劇界的李永豐、羅北安與戲曲界的李小平,多元背景帶來全新風格,為「融合東西方劇場藝術」的可能性另闢新路,在各面向上都脫離了傳統京劇的影子。2008年版《樓蘭女》的劇本結構轉為儺劇形式,以敘述古樸而自由的方式進行,歌隊採儀式進行,聲腔上則融入邊疆民族特有的「呼麥」唱法,孕育出一種「東方舞台劇的現代戲曲形式」,美學更臻成熟。

近年來多以製作人頭銜活躍的林秀偉,透過《樓蘭女》重拾藝術家身分,她特別感謝許博允先生與樊曼儂老師一路來的提攜:「新象創立以來引進許多大師級作品,為我們開了很大眼界,也影響我們至今的創作。當代傳奇劇場當初會走上國際,也是因為許先生將我們推薦上了英國皇家劇院的舞台。而《樓蘭女》這個1993年推出的作品,不管是從視覺美學、舞蹈劇場、音樂劇等多方面的觀念來看,都是一個非常Avant-garde、也就是前衛劇場的創作。很感謝許先生的啟發,讓當代傳奇劇場在1993年就得以推出這麼前衛先鋒的作品。」

以聲腔與音樂而言,《樓蘭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黃,拋下了程式化的唱唸做打,轉而由許博允所創造的音樂貫穿全劇,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謠、西藏梵唄與現代音樂,孕育獨特音樂美學,戲劇張力震懾人心,是他在戲劇音樂領域的代表之作。服裝方面,葉錦添的設計奪目絢麗,以20世紀超現實主義為靈感,嘗試著把所有場景都堆疊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臺視覺上的壓迫感,其後隨劇情推展,服裝一層一層褪去,也愈來愈接近美蒂雅滲血的內心,大膽的設計確立其美學風格與地位,為日後獲頒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奠基。

名建築師首度跨足劇場 2021世界巡演.台灣啟航

繼李祖原、陳光雄之後,新象再度攜手國際名建築師跨界合作──2021年《樓蘭女》特邀曾打造過台北小巨蛋、高雄衛武營的瀚亞設計主持建築師 羅興華,率瀚亞設計團隊首度跨足劇場,以深厚而靈活的建築底蘊創造舞台,為製作注入新鮮養分。

舞台設計以故事發生地──敦煌──為出發點,背景的乾涸黃土壁以山形呈現,其上殘破的洞口宛若在愛情中受到創傷,美蒂雅那喘不過氣、千瘡百孔的肺部;前景的胡楊木不惜截斷自己的枝枒,只為讓根部成長。荒漠之中,世事最為殘酷,為了自己,一切皆可捨棄。最終手刃了所有牽絆的美蒂雅,脫離世俗與文明規範,成為那黃土山壁的最高所在。

2021年《樓蘭女》將以台灣為起點,赴全球巡演。1月23-24日為《樓蘭女》首次登陸台中,歡迎各位觀眾親臨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感受魏海敏、吳興國大師魅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