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的水:聚集靈暈的墨化藝術聯展

【記者 玉女 台中 報導】

水墨將會聚集多少重的時間性?形成什麼樣的虛厚空間?「時光的水:聚集靈暈的墨化藝術」五位藝術家聯展,藝術家們更親自來台,現場策展人與五位藝術家齊聚一堂,由大象藝術總監鍾經新開場:「一直以來都堅持走學術策展的路線,這次更難得邀請到知名策展人夏可君,為我們梳理當代水墨澄明的心境與靈性表述,希望留給大家心靈上的純粹與精神性。」策展人夏可君表示:「時間的水,水的源頭可以喻為歷史的起點,水流也可以喻為時間軸,承載歷史的長河,其實是具有生命呼吸的“轉化價值,於藝術作品的相互縈繞中,喚醒新的靈暈。」

整個現代藝術或者當代藝術,總體上是以空間的延展為主,無論從抽象畫到表現主義,都是在平面空間上展開形式的構造;還是從現成品到概念藝術,概念的瞬間性與一次性確保了創新。但二者基本上都缺乏時間的經驗,都在於技術複製所帶來的空間性,而導致了“靈暈”或“光暈”(Aura)的消失。時光的水,光陰的水,聚集在一層薄薄的宣紙上,如何在具體的作品上聚集時光的厚度,五位藝術家他們都試圖傳達出虛厚的時間靈暈。

許雨仁的水墨,以其細碎之筆,面對山水畫的碎散,面對大海的空曠,生活在臺灣島嶼的藝術家,獲得了海洋般的深度視覺,在分解傳統山水畫的皴法之後,此細筆形成空白與斷線的張力,恍若幻影的投射,把枯山水的生命質感發揮到極致。

陳九的積墨作品,就是不斷以水和墨的一次次罩染,一次次累積,如同龔賢的積墨,反復暈染後,讓一層薄薄的宣紙具有了時間性的厚度,但與之前的實驗水墨刻意製造材質厚度不同,而是越來越薄化。

王舒野的作品,一張宣紙就是他修行的法器,一層宣紙上似乎有著前世的記憶,尤其是宋代山水畫的痕跡,這既是圖像集(Atlas)的喚醒,也是古典影像虛化後的餘留,如同虛焦的拍攝處理。

王非的作品,其水墨的綜合性與異質性綜合了多重的時空,有著對布朗庫西雕塑的神秘迴響:兒時記憶的神奇衣櫃被再次紀念碑式封閉,這是水墨從未有過的時間感。

田衛的作品,在密宗修煉的工夫感應下,折疊宣紙後,一遍遍的淡水淡墨,層層渲染,如同念經默禱,水墨的默化乃是一種默念與默禱,宣紙就好似“轉經輪”的平正化。

作為具有漸進修養韌性的新現代水墨藝術,不同於之前的“中國極多主義”是機械重複,沒有漸進;也不同於“西方抽象繪畫”僅僅是形式的張力,而缺乏詩意的無盡餘味;還不同於中國的寫意繪畫,當代中國的「墨化藝術」(iInkArt)具有超越的精神指向,又具有當代藝術的展示空間性,但因為聚集了多重的時間性,轉化生命呼吸,讓靈暈得以顯臨。

【時光的水:聚集靈暈的墨化藝術 聯展】於即日(4/13)起至5月26日,於大象藝術空間館展出,邀您一同發掘,水墨藝術之美;美是暈散,除此之外就沒有美!

發表迴響